陈嘉被除了上衣,趴在大红的地毯上,一个穿白袍的人在用刀子在陈嘉的后背上……剔肉……

  陈兰猗装作不解:“什么?我……我之前出了车祸,现在不敢自己开车了。”

  陈嘉在电话那头:“哥哥,我亲你一口。”然后对着话筒“叭”了一口。

  萧钺看着他那种小鹿似的亮晶晶的眼神,心里一软,心想,陈嘉是真的喜欢自己这个哥哥吧。

  秦暮扶着钱欣坐起来,冷冷地看着陈兰猗:“你当时在哪儿?”

  萧钺回身狠狠揪住他的衣领,一拳抡上修诚的脸。

  修诚同他又握了一下手,然后将麦克风递给他,自己则站在主席台一侧,面带期待地看着萧钺。

  修诚带着他来到一处隐蔽的电梯,需要刷修诚本人的指纹和虹膜才能使用,电梯上行,将两人带到无论是从大楼外观还是大楼的地图上都看不到的隐藏的十三层。

  陈嘉立马扬起头看他,眼里亮晶晶的满是期待。

  萧钺在医院里,趁着午休的时间给A大计算机系打了个电话,那边的午休时间比他早,正好有老师接到电话。

  陈兰猗一愣。

  “陈嘉,这话我只问一遍,”萧钺一字一顿地说:“以后不要跟那些朋友来往了,能做到吗?”

  六月份的夜风吹到人身上十分舒服, 陈嘉有些享受地眯了下眼,靠在阳台的玻璃门外静静看着萧钺的背影。

  这果然是个以禁欲为名、实行纵欲的地方。

第112章 幻象

  萧钺,你做到了吗?你最近三心二意、效率低下,列出来的论文看了三天还没看完,你的精力都被什么分散了?

  薛馥梦回答得干脆:“脸。”

  他特地带着妹妹去萧钺家做客,结果他那个又理智又骄傲的妹妹没看上志同道合的萧钺,倒看上萧钺继母带过来的那个弟弟了,那还是个高中生呢,都不确定今年成年没有。

  萧钺在一旁察觉到他低落的心情,心里是有一些类似酸涩的感觉的,但更多的是做了正确的事的轻松,和生活又回到自己掌控中的踏实。

  陈嘉忙走进来。

第120章 新纹身

  显然陈兰猗他们也听到了类似的提示,包括钱欣。

  萧陟没再多问,他们早就知道秦暮很能打,如今又确认他是宿主,即使钱平山不说,他也猜到之前的很多事都跟秦暮脱不开关系。

  陈嘉伏在他腹部,抬头看他:“我想让你感受一下。”

  招新会八点半开始,他的演讲在九点一刻。他的演讲不会太长, 之后带陈嘉去机场接上陈嘉的妈妈,把他亲手交给陈女士, 然后再回俱乐部参加后续活动。

  陈兰猗明明是叫他帮忙穿衣服,萧陟一只手却按着他的肩膀,另一只手撩开他的头发,直接在光裸的后背上一路滑下,直到探进紧贴着肌肤的裙摆里。

第115章 心疼

  陈嘉也想来个什么鸳鸯浴啊这个那个的,但是对着萧钺那张端方严肃的脸,他的羞耻心莫名变强,不好意思表现得太主动。

  陈嘉敏感地松开手,还要说什么,被萧钺反手在他手背拍了拍:“都听你的。”

  “皮筋。”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柠檬tv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