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草集野草集

貼近你的創意
從未想象的簡單與有趣,給你全新的線上設計體驗,隨時隨地開啟設計,呈現你的創意和想法。
注   冊
創造豐富的作品
不讓復雜的設計軟件拘束你的創意,用最簡單有趣的方式制作海報、ppt、信息圖、賀卡、名片等所有你想要的一切。
簡單的拖拉拽
搜索你需要的素材,通過拖拉拽即可完成素材的挑選與使用,這一切不需要下載任何插件或文件,讓你更專注于自己的創意。
免費與盡情
創客貼為你提供大量免費的無背景圖片、高質量的攝影圖片、網絡字體、背景、模板等素材,方便你自由創意。上傳自己的素材到云端,無論何時何地都能使用,再也不用擔心找不到素材。
PRINT & SHARE
輸出分享
你可以分享設計到社交網絡,富媒體的設計分享,讓創意的展現不再是二維的世界;也可以輸出成格式文件,平臺為你提供高清的png、pdf格式輸出,無論是傳輸還是打印印刷都將輕松實現。
chuangkit.com?2013-2014 京ICP1231232號

  ☆、卢欣

  美术大学的风格别出心裁,来来往往的学生也大多特别时尚,几个大胆的女生还对着余秋议论纷纷的。

  陆婕轻咳一声,两人闻声看过去,分别叫道。“妈。”“陆董。”陆婕点点头,就带着陆莹莹不由分说的坐下,连看都没看陆温尘一眼,倒是对左鹿说起话来,“左先生,早啊。”“陆董您早。”陆莹莹对陆温尘没什么好感,连带着对左鹿也没什么好感,在陆婕旁边坐了会就厌烦了,开始在陆温尘的办公室里左右翻看。“小莹,乖一点,这是你哥哥的办公室。”陆婕虽说是制止,但显然没有制止的样子,陆莹莹也习惯了,冲着陆温尘再吐吐舌头,继续找好玩的东西。柜子什么的陆温尘都没说话,直到打开一个抽屉,他就制止道:“莹莹,别乱翻。”可他越是这么说,陆莹莹就越是放肆,粗暴的拉开抽屉,还没来得及看清里面的东西,又被陆温尘合上,脸上带了明显的怒意,“我说了别乱翻。”陆莹莹还没习惯这样的陆温尘,平时大多都是忍着她的,忽然这么一凶,陆莹莹觉得特别的委屈,“你凭什么凶我,你又不是…”“小莹!”陆婕打断她,“你哥哥说说你怎么了?你在这里就知道捣乱,走吧,我带你回去,你的学校已经安排好了,明天就送你去上课。”她虽然这么说着,但仍是看向陆温尘。过会收起目光,对左鹿说道:“抱歉左先生,让你看笑话了。”左鹿本来就觉得陆莹莹的行为不对,但碍于陆婕的苗子,只好口是心非道:“哪里的话,莹莹一看就是冰雪聪慧的。”陆婕笑笑,就带着陆莹莹出去了,好像只是偶然路过一样。等她走后,两人之间的那点温存感全都荡然无存,变得莫名的尴尬起来,“那个,要是没有别的事的话,我就先…先出去了。”“去哪?”陆温尘问道,“你平时不也是跟着我吗?”左鹿尴尬的抓抓头发,“嗯,我今天看到那些实习生们,或许我可以…”“不可以。”陆温尘拒绝道。“可我还没说完。”陆温尘想都没想,“你就留在我这里就好了。”他今早来的时候,就听几个小女生在讨论左鹿,现在再放他去那简直是疯了!左鹿觉得心里有些甜,“好。那我就在这里。”他当然对那些实习生不感兴趣了,只是怕跟陆温尘走得太近会造成他的反感,当年余秋的话都还在他心中,历历在目。万一让陆温尘厌恶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但没想到陆温尘会主动这样说,心里自然美不胜收,连带着人都更甜了一些。两人在办公室里倒是意外的和谐,陆温尘有不少的事要来处理,而左鹿就负责看一些图纸,适当的提出一些意见来。实习生的分工们各有不同,可巧就巧在,这个最嫉妒左鹿的人也是美术专业出身,原本就暗恋这其中的一个女生,又加上左鹿的待遇比他好,心里自然不服气,然后就打起了小算盘,想给左鹿些好看。但到底是年轻,左想右想,也想不到好的办法来,只能暗自咬咬牙,等待一个更好的时机来。当然,这些事左鹿是不知道的,现在他正享受着和陆温尘美好的下午,并思考如何说服他陪自己回趟大姐那里,毕竟他有点不放心卢欣,尤其是来借钱的!还得找个时间问问卢欣什么时候来,想着的时候就默默的叹了口气,要是余秋在这,他就不需要这么苦恼了,肯定会带头冲锋陷阵的!屋里很安静,陆温尘听到左鹿的叹气抬头看看,发现他的眼神根本不在图纸上,走神的样子却十分可爱,陆温尘也不出声打扰,就这样看着。左鹿正想着怎么办呢,就抬头看了眼陆温尘,发现对方正直勾勾的看着自己,脸瞬间红了起来,“我我我…”“在想什么?”左鹿想了想,把自己的梦讲给了陆温尘听,“这个梦很奇怪,我在想我怎么会做这样的梦。”他本是无意,可陆温尘听了却觉得心口一痛,因为左鹿的描述,实在是太熟悉了,那感觉就像是…亲身经历过一般。被泥石流淹没的窒息感,以及亲人在自己面前去世的痛感,好像就在眼前一样。陆温尘抱住头,趴在桌子上,左鹿见状不对赶忙过去,“怎么了温尘?”“头…头好痛。”陆温尘的声音有些虚弱,其实他本身也没什么事,就是觉得很多画面在他眼前一闪而过,它们想要呼之欲出,可是一下子迸发出来,陆温尘的大脑接受不了。左鹿都准备打120了,却被陆温尘拦住,“我没事了。”那些记忆碎片,最终还是没有涌出来,无论陆温尘怎么想,还是想不出任何头绪。“刚刚怎么了?好吓人。”左鹿这话不是假的,他甚至连后背都出了汗,急得不行。“也没什么大事。之前也跟你说过,我两年前的记忆都没有了,所以偶尔会刺激到就会头疼,但疼过后仍然是什么都记不起来。”“那两年前,是怎么失忆的呢?”左鹿试探性的问道,想着或许能找回唤起记忆的方法来。“不记得了。醒来就在医院,我妈他不愿意多跟我说一句,久而久之,我也不想问了。”“你不想找回从前吗?”陆温尘垂下眼眸,“我不知道。从前的我过得是不是也像现在一样的,压抑。如果是的话,那就算了吧。”“不是的。”左鹿急着反驳,才想起衡昶的话,又补充道,“我想你的过去一定是多姿多彩的,能看懂我的画的人,一定是这样的。”陆温尘笑笑,想到那对年迈的夫妻,想到左鹿讲述的他们的故事,“嗯。应该是吧,我会想办法,找回我的过去。”他无意间看看刚刚陆莹莹非要翻看的那个抽屉,很快转移了视线。因为这个小插曲,使得左鹿完全忘记要怎么说服陆温尘陪他演戏的这件事。这段时间倒也过得轻松自在,陆温尘仍然会每天早上带着早饭来,左鹿就跟着他一起工作工作,要是没有其他的事来打扰,这段时间也算是自在轻松。可能因为陆莹莹去上课了,有段时间未曾见过陆婕。那天左鹿无聊,忽然又想到了那几个符号,就随手画了出来,刚画完还没来得及多思考呢,电话就响了起来,一看来电显是大姐,就把符号的纸条随意的装在口袋里,出去接电话了。“姐,怎么了?我前段时间还想给你打电话呢。”“卢欣来了。”大姐的语气不算太好,“还是拖家带口的那种,你跟小秋先别过来了。”拖家带口?“怎么回事?”大姐叹口气,“说是姐夫他们那个地,近年来收益不好,现在竟然是买种子的钱都拿不出来了。可是我和卢昊现在也没多少存款,他们这一来就打算要二十万。”大姐也是一肚子的气,“更可气的是,姐夫一点求人的态度都没有,就好像我们该出这钱似的。我们要有也就借了,现在梓熙正是用钱的时候,我们刚换了套学区房,现在根本没有二十万啊。”“别着急姐。我和我哥这就回去,你别给他,宠他这毛病!他这个人好吃懒做,给他多少钱最后也都会败光!”“别别别,你哥现在也忙,这点事,我跟卢昊能解决。”“那他们住在那里乌烟瘴气的,梓熙也不好学习,放心吧姐,我哥忙,我这就回去。”大姐也拧不过左鹿,又嘱咐几句注意安全,才挂断电话,左鹿赶紧订了票,但时间比较急,票都售光了,想着离着荆海市也不算太远,左鹿虽然不会开车,但打个车贵也就贵些了。左鹿回到办公室,陆温尘已经开完了会,“去哪了?”“接了个电话。我要请几天假,回趟我姐那里。”“嗯。买票了吗?最近的票好像都售光了。”左鹿点头,“的确是都售光了,所以我决定打车回去。幸亏不算太远,开个半天也就到了。”“我送你去吧。正好我也要去荆海市。”陆温尘不动声色的扯了个谎。“啊?可是我明天就要去,我怎么不知道,出差的安排啊。”“嗯。临时决定的。”陆温尘说,“要是你需要帮忙,我也可以顺便去见见你姐。”其实刚刚是在楼道里听到了左鹿说话,大概猜到是什么情况。左鹿心一横,道:“那我想请你帮我个忙。”陆温尘点头,“可以。”“是这样的,你跟我哥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可是我哥失去联系好久了,都没告诉过我姐,想拜托你,来扮演下他。”陆温尘愣了愣,“能长得很像到瞒过你的姐姐吗?”“对!所以才会请你帮忙。”左鹿又给他讲了讲卢欣的情况,若是能有陆温尘的帮忙,想来会事半功倍的。陆温尘听完也没犹豫,“行。那你今晚准备下,明天我开车跟你一起回去。别担心了。”“嗯!谢谢你温尘。”又是那个甜甜的笑容。那个能让陆温尘看呆的笑容。

83章!

  “肯定不是通知你而已,我想跟她表白…”蔺玉书的耳朵有些红,实属罕见。

  而且大姐的服装店越干越好,就是他手里的闲钱买了几只记忆中的股票,也是够左鹿上大学的,可是现在,大姐的服装店堪忧,而左鹿最近一次的比赛却连名次都没有排上,就连老师都感到疑惑。

  余秋最见不得如此。

  扬子那里,左鹿暂时不打算去了,可是怕人会担心,还是偷偷回去留了个字条,然后回了他自己的家里。

  左鹿只好轻咳几声,表示自己是病了,“昨天着凉了,所以今天表现出来了而已。郑董,您这是想好了吗?”

  “可以。”

左鹿在车上兴奋之余,话语中尽是不能总去看大姐的遗憾。

  这样的日子,等了太久了。

  “我回到病房的时候,就看到小鹿坐在病床上哭泣着,我不知道要怎么告诉他,他的眼睛暂时看不到了,父母都不在了,要怎么告诉一个仅仅4岁的孩子呢?”

  左鹿道:“只是觉得,陆总很像我的一个很亲近的人。”

  第二天一早,左鹿早早的就醒了过来,收拾了简单的行李,因为也不知道得在大姐家住几天。很快,陆温尘就给他打了电话,说自己已经到了。左鹿就拉着小行李箱下楼,一眼就看到了停好的车,以及车里的人。“早。”左鹿道,“真是不好意思,让你一大早过来接我。”“没事,反正都要过去,帮了你我也能顺便工作,一举两得。”陆温尘帮他把行李箱放在后备箱里,两人就开始了一段不算太长的旅程。一路上倒是还算开心,就是左鹿心里有事堵着,担心卢欣丈夫那个无赖。他虽没亲眼见过,但也听过几次。就从卢欣嫁给他开始说起,他自己本身有个女儿,卢欣嫁过去就当后妈不说,这女儿就跟那男人一样的嚣张跋扈,卢欣在那家里过得并不如意,本想着生个儿子来缓解下她的家庭地位,没想到却又是个女儿。一开始没生孩子前,还勉强维持着夫妻间的和谐,后来女儿的出生不但没换取到家庭地位,反而对她是非打即骂。那男人除了好吃懒做外,还嗜酒,喝多了更是对卢欣拳打脚踢,可偏生这女人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也曾跟公公婆婆闹过几次,对邻居也是嚣张的很,所以以至于她后来再被男人打的时候,都没人出面来帮她了。就是这样,她也没想过离婚,一是因为家里还需要夫家的帮助,二也是因为,夫家在村里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她虽然过得不如意,可却仍愿意维持这表面的风光。所以,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并不是没有道理而言的。一路上,左鹿跟陆温尘讲了不少余秋的事,当然,他省略了些关于他和余秋的感情问题,实在是有些,不太好意思。不知情的人听了,怕会觉得他,有些…那可是他的哥哥啊。说话间,就已经到了荆海市,大姐他们住的地方毕竟市中心,因为想给梓熙好的教育,前几年就咬咬牙买了最好小学的学区房,这也是现在没钱借给卢欣的原因。又给陆温尘温习了些关于大姐的事,让他至少不会太露馅,不过大姐很多年没见过余秋了,幸亏是一直说他在外留学,才能瞒过大姐。但那六年里,虽然余秋没跟左鹿联系,却和大姐联系过,是在是怕她存疑,加上那会应睿明对大姐的防备心不高,毕竟卢昊的工作还攥在他的手里。这两年虽没联系过,但几个人都帮着瞒着,幸亏现在陆温尘有了大成绩,大姐只当他是吃了太多苦。不是不怀疑,只是她想给足余秋信任。现下听到余秋来,大姐早早在楼下等着,现下真见到本人的时候,还是红了眼眶,“这么多年没见,变了不少呢。”陆温尘忽然被大姐抱住,有些不太习惯,“姐。”“诶!”大姐拉着余秋的手,这会梓熙在上课,不然怕是迫不及待的要给余秋介绍,卢昊也在上班,家里现在只有卢欣四口,一想到回去,心里就又有几分厌恶感。但总不能站在门口叙旧,大姐就把两人领上楼,东西自然都是陆温尘拿着的,这点倒是很符合“余秋”的作风。所以大姐一点都没怀疑。大姐刚一进门,就传来卢欣的声音,“你这出去做什么?我两个闺女还饿着呢,你也不说做饭,你这样能照顾好梓熙吗?”一来就是这么恶心的声音,陆温尘就觉得耳熟,想不起在哪里也曾听过这样的污言秽语。卢欣一边说着,一边出来,就看着大姐身边跟着两个男人,左鹿她是认识的,但余秋她多年没见过,加上现在的陆温尘又有着成熟稳重的气质,竟让她一时间看呆,像她总是生活在她自己的那一亩三分地里,就像是井底之蛙一般。陆温尘看都没看她一眼,把自己和左鹿的东西都拿进来,“姐,我和小鹿的东西放在哪里?”大姐这房子的确不算特别大,至少没办法住下这么多人,现在卢欣一家子占着客房和梓熙的房间,他们一家三口还只能住在一间房里,就是想给他们多余的房间,也一时间腾不出来。他向来会察言观色,“姐,现在梓熙在这里也不好学习吧?我这附近也有套房,比这里大一些,毕竟卢欣姐和姐夫还得在这生活一段时间,总是这样,对梓熙也不好。”大姐本来就不是个爱麻烦弟弟的人,但眼前的确没有更好的办法,他们不能赶走卢欣一家,那自己搬出去总归是好的办法吧?“也行。梓熙最近的成绩都下滑了,你们都是高材生毕业,也好教教他。”“那姐,你赶快去收拾东西吧,我叫人打扫打扫那里,今天就搬过去。”大姐点点头,客厅里就剩下卢欣和她丈夫以及陆温尘和左鹿。卢欣说不羡慕那是假的,但嘴上仍旧不饶人,“哟,我来住我弟弟这里,你这就带着人走,是什么意思啊?”她肯定不甘心啊,钱还没要到了,这人要是走了,还怎么要钱啊?左鹿刚想开口,就被陆温尘拦住,把他往自己身后拽拽,“卢欣姐,你这是哪里的话?听说两个侄女现在都挤在梓熙的房间里,大侄女也快18了吧,也有自己的私密空间了吧?我今天来的时候,还看到她和一个男人在大街上,不知道是不是未来的侄女婿呢?”卢欣心中一喜,她早就看大女儿不顺眼了,可是身后的男人不干了,两个女儿相比之下,他还是更喜欢大女儿,“你少胡说八道了!我女儿可是村里第一,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大女儿是他最自豪的地方,她长的亭亭玉立的,就随了他那个前妻,哪像卢欣,现在整个就是一个黄脸婆,要不是碍于面子,他就想跟她离婚了,当初也不知道怎么瞎了眼。“哦。是吗。”陆温尘轻描淡写道,“也是,村里第一呢,可惜找男人的眼光却配不上她这第一的称号啊。”正说着呢,大姐就收拾好东西出来了,那男人闭了嘴,显然是不想让大姐知道这腌臜事,可是卢欣得意啊,如果那大女儿真是这么不要脸的,他女儿就能沾光了。这二女儿啊,好巧不巧的就随了男人,小眼睛塌鼻子,怎么都让人喜欢不起来,可偏生这脾气秉性又随了卢欣,咋咋呼呼的,更是让人厌烦的很。大姐本以为卢欣两口子还得说点什么,但不知道怎么的,一时间沉默了下来,陆温尘还继续说道:“卢欣姐,虽说房子是暂时借你住了,可是这煤水电费就得你们自己交了,房租钱就不收了,毕竟是一、家、人。”“一家人还找我们要水电费?”卢欣可不愿意交着钱,市里的电费什么的都贵着呢,没道理一分钱没拿到还往里搭钱。“那我可就不说两家话了,我是真的在街上看到大侄女了,现在…”那男人打断他,“不就是水电费吗!我们交。”随手掏出二百块钱扔在桌子上,自己生起来闷气。卢欣这下更不乐意了,凭什么啊?他女儿的事要她们娘俩也跟着承担,“你有病啊?张强?张婷婷那点破事…”卢欣还没说完,张强的手就直接打上卢欣的脸,“我女儿还轮不到你来评判!你看看你像个当妈的吗?晶晶都被你养成什么样了?你还有脸说婷婷?她再怎么样不比晶晶学习好?你要是生个儿子出来,还有这么多事吗?”“生不出来儿子你赖我?你怎么不想想你自己的问题呢?”两人吵了起来,陆温尘当然不稀罕参与,但把他们赶走才是目的,“卢欣姐,姐夫,你们这二百块钱也就够维持两天的。还得是你们少做饭的情况下。要我说,还不如拿着这二百块钱,回去踏实的去种地,少来这里做什么一步登天的美梦了。”张强这会正在气头上,指着陆温尘就开骂,“你这个小崽子算什么东西?敢这么跟我说话,你也不去打听打听,在我们村谁敢这样?你他吗的算什么?”陆温尘轻声一笑,“嗯,你在你们村算什么东西我不知道,但你要是想在你们村什么东西都不算了,我倒是有办法。”他低下头,在张强耳边说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家变卖土地的原因吗?你弟弟犯了事,你是想他平平安安的啊,还是想你们一家子都进去陪他啊?”张强没了刚刚那股戾气,这事他连卢欣都没告诉,眼前的人又怎么会知道呢?他回了屋子,开始收拾东西,“走!回家!”卢欣一万个不乐意,回去还得过苦日子,她男人只告诉她收成不好,但死活也不让她多踏入田地半步,好不容易现在想到了办法,张强竟然退缩了?“你乐意带着张婷婷受苦你就去吧!但是我的晶晶不行!凭什么啊?”卢欣直接坐在地上撒泼,大姐也把东西放下,看来一时半会也是离不开这里了。

  可还是被他发现了。

  余秋点点头,连带着看着萧景的眼眸也柔上几分,忽然说道:“萧哥,其实我是有给你准备生日礼物,不过现在应该已经被丢掉了。”

  可应睿明就像是完全不知情一样,抱着余秋就开始演戏,“小秋啊,是我的小秋吗?”

  萧景的泪水滴落在衡昶的衣服上,衡昶轻轻吻去他的眼泪,“别哭。”

刘洋感觉自己能动了,但是他却没有对赵海动手,因为他十分的清楚,自己不是赵海的对手,他打量了四周一眼,拉着他看着赵海道:“赵兄,我不明白你这是什么意思,可是我刘洋有什么地方得罪你了吗?”

野草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