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燕西百思不得其解,冷清秋正是小家碧玉的代表,难不成我们两人之间的爱情,这么快就消散了么?旧式的女子,竟然也会这样?

“不然你以为有什么更高深的理由?就是烦你,终于找到个愿意接手的就马不停蹄地踹过去了。”

“你这算是日久生情。”

  冷清秋不由得好奇起来,不知道是什么地方?但对于金燕西的节操,她又不是十分相信。

  那之后她问了梅丽,梅丽告诉她,秦女士向来就是学校中较为□□的人物,一直坚持发展女子的权益。虽然原著中并没有提及这个人,但清秋敏锐地感觉到,这个女子对自己未来的道路,一定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倒不是为了自己,是为了原本的冷清秋。

  纵然知道这个世界只是虚构的,但架空的时期和它真实的参照对象简直是一模一样,冷清秋轻轻地叹了口气:“……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霍宛怕痒,挣了一下。

易子心也觉得自己有些太敏感了,“对不起,我真是被你吓得产生心理阴影了。连你发呆,我都开始怀疑了。”

至于其他人如何,他们不用管。

易子心用力的抱住他的腰,从来没有觉得这么幸运,这么幸福过。

霍宛皱了皱眉,语气里带了些嫌弃的味道,“你坐着,我一个残疾人用什么姿势哭?”

  第二天,清秋起了个大早, 享受地吃了一顿早饭, 她已决定绝不委屈自己的肚子,早日生下这个孩子,早日离开金家, 去找那片茫茫人海中的碎片。

  金太太抹了抹眼泪:“谁能想到会这样呢?你们结婚的时候,谁不说好……唉,孩子,我们也不能委屈了你,你先在这里住着,等生了孩子再做打算吧, 你说你这挺着大肚子, 我们怎么放心得下?”

正好是她喜欢的天气,人少,空气也没那么混浑。

  不知道这孩子现在几个月了?看上去肚子倒没有什么……冷清秋这个身体本来就瘦弱,估计就算真的到了能看出来,也是比平常胖一点的样子, 新·冷清秋发着呆想。

“我胆子太小了。”

  她对这里的物价其实并不清楚,所以并未发现金燕西的败家行径,金燕西因为没有被清秋唠叨,也是十分开心,两人倒是互相成全了一天。

“我不担心。这件事别让我看清你是可以托付终身的人,我一点都不担心。”

“因为我是只见过你一面,隔了几年之后还能一眼认出你的人?”

  那丫鬟也不答话,低着头匆匆去了,金燕西摇了摇头,进了房里,见冷清秋坐在梳妆台前,镜子里一张脸冷冰冰的,见他进来,劈头就问:“你是要去留学了,是不是?”

  “离就离!”金燕西被她这话一激,更是收不回去了,金太太刚想阻拦,他已经把话说了出去。

  清秋不自觉地朝前走去,想去看看那里到底在干什么,走近了两步,便能够从缝隙中看到,一个剪了齐耳短发的少女,正站在台子上,手中抱着一沓传单,她手一扬,那些传单便飘飘洒洒,如同蝴蝶一样纷飞开来。

  两人说笑一阵, 冷清秋的心情也逐渐安定下来,虽然对金燕西仍旧是打心眼里敬而远之, 但也渐渐有些熟悉起来,其他这些都不是问题,冷清秋心里最关心的,还是她肚子的这个家伙。

第1940章 三个电灯泡

  冷清秋轻声道:“这么说,你是不打算安排好我了。”

“嗯。所以,她的主人把那一家逍遥阁留给了她。”

  清秋低头看去,那书上连个封面和名字都没有,翻开一看,熟悉的一堆名词瞬间映入眼帘:“……布尔什维主||义与……”

  清秋请了安,坐了下来,第一句话就是:“母亲,我……恐怕没有办法再和燕西过下去了。”一句话没有说完,泪珠就滚了下来。

战妃揉了揉他的短发,“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你二叔肯定跟你说过了。你就是一辈子躺在床上,也没什么问题。我们会照顾你,弟弟妹妹会照顾你,他们的孩子也会接着照顾你。最惨的情况就这样了,得到的其他情况都是礼物。”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刘亦菲的人体艺术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