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赵海的话,整个大殿也变得落针可闻,大家都没有想到,赵海这一上来就下了这样的四道命令,这四道命令有一些他们还可以理解,有一些他们却没有办法理解。

圣院的那些人一停下来,马上就大声对赵海道:“赵海,你终于肯从你的乌龟壳子里出来了,你杀了武涯大人,我们圣院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我们要把你碎尸万断,还要灭了你个城邦,我们要让你不得好死!”

赵海微微一笑道:“这个不用你操心,你以为这么骂我就有用吗?就像你说的,你当我们是白痴吗?自己跑出去跟你们决斗。”

武涯站在那里,看着赵海,沉声道:“小子,你中了我两记阴火掌,五内具焚,你的血也会慢慢的被火烧干,我要让你他承受无边的痛苦,然后在慢慢的死去,现在你感觉如何?是不是感觉身上越来越热了?哈哈哈哈。”

卢进言走到了那个圆盘跟前,随后他把信放到了圆盘,扫着他手上白光一闪,直接就按在了圆盘上,圆盘上随也是白光一闪,上面的信就直接消失不见了。

卢进言点了点头,赵海看了卢进言一眼,沉声道:“你的意思呢?”

卢进言点了点头,长出了口气道:“一万人,一万人的大军,全都是这样的装备,在看他们的战法,投矛,飞斧,这些东西全都是用铁料十分多的武器,能用得上这样的武器,就证明他们不在乎那点儿东西,而我敢肯定,这一万人绝对不可能是迷魂城邦的主力,国华啊,你想想,赵海可能一下就把所有主力全都派到我们这里来吗?不可能,他们不可能放着自己的老家不顾,跑到这里来全力的帮我们,他们现在已经把圣院给得罪了,要是他们真的放着老家不顾的话,可能会被圣院给抄了老巢。”

“好,圣院的那些家伙是真的把我们鹿鸣城当成软柿子了,给赵海城主去信了吗?他人可有准确的答复?”

等众人都安静下来之后,赵海沉声道:“今天我们举行这个公审大会,就是为了让大家都知道,是什么人想要破坏我们现在的生活,对于想在破坏我们生活的人,我们绝对不能答应,今天我们使用了两个法阵,一个就感扩音法阵,以保证在台子上,每个人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可以传遍整个灵蛇城,同时还有一个投影法阵,这个投影法阵一但打开,就可以把这里发生的事情,直接在天空中形成一个巨大的投影,以保证台上所发生的事情,让大家都可以知道,下面公审开始。”随后赵海启动了投影法阵,高台上的情况,马上就投映到了天空中,人们一看到这情况,又是一声的惊呼,随后所有人都欢呼了起来。

石锤连忙把他给扶了起来,他连忙道:“卢城主太客气了,我们本就是兄弟城邦,相互帮助是应该的,卢城主,我这就走了,你保重。”

赵海微微一笑道:“圣院太贪了,太自大了。这么多年了,他们一直凭着对灵兵界巨大的影响力,为所欲为,现在是时候付出代价了。”

赵海微微一笑道:“圣院太贪了,太自大了。这么多年了,他们一直凭着对灵兵界巨大的影响力,为所欲为,现在是时候付出代价了。”

灵兵界这里可不是什么太平的地方,各城邦想要维持住自己的统治,没有别的什么办法,只有一样,那就是实力,只要城主还掌握着足够的实力,他就可以统治一个城邦,反之,如果城主的实力没有了,那么他就会被取尔代之,这就现实。

温文海他们到了之后,赵海直接就把他们安排到了城邦府里居住,知道他们到来的人,很少很少,就连城主府里,都没有几个人知道温文海他们到了,而且为了让温文海他们不会被人发现,赵海早就给他们准备了变装法阵,温文海他们也早就把变装法阵给带上了,现在没有人能认出他们来。

院长一听李堂这么说,不由得一愣,接着他惊呼道:“这怎么可能?他疯了?”

虽然这些守军,都不是舞空级高手,但是他们却全都配备了大型的床驽,要说什么这些不会飞的人,用什么武器才能对舞空级高手构成威胁,也只有大型的床驽了,这种床驽一次可发射五只驽箭,每一只驽箭都长度超过两米,就像是一杆杆的铁枪一样,这些驽箭全都是由床驽射出去的,而床驽是由五张巨弓提供动力的,这箭一射出,那威力可是很大的。

武天赐冷哼道:“没胆就没胆,说那些没有用的做什么,赵海,我到是想看看,你们是不是真的能一直缩在城里,今天我们暂切放你们一马,走!”说完他一挥手,领着圣院的那些人,转身走了。

卢进言哈哈大笑,对赵海一抱拳道:“今天多谢赵城主,如果不是赵城主及时来援。那我们就真的危险了。”

但是卢进言可是灵兵界土生土长的人,这里面的事情,他自然是一清二楚,事实上,卢家当初就是这么当上普河城邦的城主的,卢进言也是因为这个才进入到圣院学习,所以他对于圣院里面的一些黑幕,了解的要比赵海还要深。

但是就在武涯近身的时候,赵海却已经发现了他,所以他身形一动就往后退去,同时用双手挡住了武涯的一击,这样他的衣服虽然被打破了,但是人却没有事儿。

卢进言他们都是脸色大变的看着赵海,他们没有想到,如武涯这样的成名人物,竟然也会偷袭,而且武涯的手段也确实是很强悍,就算是卢进言一直站在赵海的身边,他都没有发现,武涯是如何近赵海的身的,同时又是如何离开的,他看到的只有武涯攻击赵海时的样子,这真的是让他们大吃了一惊,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事实竟然会变成这样,武涯竟然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攻击了赵海,而他们却一点也没有反应过来,这对于卢进言他们来说,绝对是一种耻辱。

舞空级高手虽然会飞,但是他们并不可能每时每刻都飞在天空中,要是赶远路,又没有传送阵的话,马,马车,船,这些交通工具,舞空级高手都是会搭乘的,他们可不傻,所以大家对骑马都并不陌生,只不过他们没有想到,赵海这一次要出城去与圣院的人交战时,还要骑马,这让他们感到十分的意外。

龙天林摇了摇头道:“那到不是,不过赵海说面的分析。我到是相信了一些,正像是赵海所说的,我们需要他们这样一个盟友,而他们也需要我们这样一个盟友,所以我们现在结盟,对我们双方都有好处。如果我们可以借着赵海他们之后,恢复对亚龙城邦的统一,那么对我们来说,可是大好事儿,同样的,我们帮着赵海他们吸引一部分圣院的注意力,那么赵海他们对付圣院就可以更加的轻松一点。不是吗?”

城邦不同于别的地方,别的地方还有安宁的时候。而城邦这里,在没有被直银河系了统一之前,几乎没有安宁的时候,每一刻都在打仗,不停的打仗,每一个城市都处于动乱之中,也正是因为一直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所以城邦这里所有的人,都渴望着安宁,可望着平静的生活。对于任何的破坏,他们都会认为是最可恨的行为。

听到脚步声远去了,龙天林这才皱着眉头道:“大爷爷,这个于莫想要干什么?他不是与家族联盟的那些家伙走的很近吗,怎么突然跑来求见我了?而且这个于莫怎么会成为我们城主府的主要供货商呢?他什么时候成为我们主要的供货商的?”

卢家老祖一死,也会引发很多的事情,就算是他们打退了圣院的进攻,但是当别的城邦知道卢家老祖死了,他们会怎么办?一定会第一时候要刮分普河城邦,到了那时,普河城邦要怎么办?怕是什么办法也没有,卢家弄不好也会家破人亡。

等于莫走了之后,龙天林这才长出了口气,接着他沉声道:“大爷爷,你对这件事情怎么看?你认为赵海说的是不是真的?”

候老大和候老二冲着赵海一抱拳,这才坐下,随后候老大把事情的经过跟赵海说了一遍,接着他看着赵海道:“头儿,这一次李堂长老可是让我人羔警告你的,让你老实点,你看这事儿?”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一声稚嫩的叫喊声传来道:“卖报卖报,今天的新报,上午九点整,在城主府门前,将举行公审大会,当着所以市民的面,审问昨天夜里进行破坏活动的人,同时掀露出他们不为人知的秘密身份,卖报卖报,今天的新报,上午九点整,在城主府门前,将举行公审大会,当着所有市民的面,审问昨天夜里进行破坏活动的人,同时掀露出他人不为人知的秘密身份,大家快来看啊。”

众人都点了点头,他们也明白,打是一定要打的,不然的话,以后圣院的日子只会更加的不好过,现在灵兵界这里已经有了反圣院联盟的存在了,要是他们还不能展示出自己的实力来,以后就在也不会有人卖他们的帐了。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女人各个部位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